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255、烹羊宰牛,载歌载舞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“好歹开间房啊,开间啊……”

“孩子名字想好没有?要不我来取名?不,得去跟亲家公先商量商量……”

王源之不着调的说着,他是真的喝醉了,王绛阙不忍不住喊道:“银翘。”

“小姐?”

“送老爷去休息。”

“哦。”

银翘走到王源之身后,直接一个手刀打在脖子上,王源之就昏过去了。她一只手很轻松的就提起王源之,将他安置回客房。

没了王源之的“聒噪”,张执象咳了咳,说道:“银翘武功进步挺多啊。”

“她现在是娘子营营长。”

“嚯,女将军了呀,那个……”

“家里只有三间卧室,我跟银翘一起休息,主屋让给你,夜深了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王翠翘这院子比张执象自己家还要小许多,只能说是干净简朴,包括王绛阙的闺房,其实也没有什么少女气息。

唯一显眼的,就是房内的两排书架。

床铺的很整洁。

屋内甚至没有妆台,只有一小面镜子,床头柜上还有一壶茶,可能是昨夜剩的,茶壶旁是一本书,《资治通鉴》。

王绛阙不喜欢上古史,但并非是不喜欢历史。

不读历史,是不可能对世界有清晰理解的,不读历史,更不可能有宏观的战略思维。

看得出来,这本《资治通鉴》已经被她翻了很多遍了。

尽信书不如无书,王绛阙在书上有许多笔记,其中不乏对原著的指正之处,如书中对于云台二十八将的排序有误,她就予以批正了,显然在看历史记录的时候,还会找其他资料印证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dengyulai.org

(>人<;)